心理咨询师解读自我意识

更新时间:2021-04-05 14:47:03作者:新浪博客

调整自我认知后,我们真的会变得更好吗是否要用他人的观点来修正我们的自我理论的真实看法,可能会揭穿一些适应性幻觉( adaptive illusions)。那么,坚信人们比事实上还要喜欢我们,又会产生什么坏处?靠近消极方向(“好吧,我可能不是舞会中最受欢迎的人。”)修正自我理论,可能对我们在行为上进行自我改善或改变并不是特别有用,但会让我们更快乐。事实上,人们往往高估了他人对自己的看法。例如,多数人认为自己比一般人更受欢迎、更多才多艺、更有魅力、更智慧,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是如此[除非是在盖瑞森·凯勒( GarrisonKilr)虚构的沃比根湖( Lake Wobegon),那里的小孩子比一般孩子都优秀。]与有消极幻想的人们相比,有积极幻想的人患抑郁症的可能性更小,他们在艰难任务中也可能坚持更久并更容易取得成功。

然而,坚持幻想有风险,因为这些幻想有缺陷。一些人不愿相信,被爱的方可能并不爱自己,所以依然整天死皮赖脸地围着对方转,这类人可能实现目标,也可能会在实际行为中受阻。拒绝相信自己不适合从医的人们,如果他们在医学预科课程上的表现继续差下去,很可能会经历很多痛苦。很多时候,密切关注他人对我们的看法并考虑据此修正自我认知对我们是有益的,即使这意味着采用一种更消极的观点看待我们。

当一个重大人生决定面临着极大风险时就会如此,例如是否继续从医(尽管化学多次不及格)。当然,人们不应该总听从他人对自己职业选择的意见。这里有一些成功的案例,尽管其他人普遍认为他们永远不会成功。例如,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Albert Einstein)的学业开始并不顺利:16岁时,他未能通过所工程院校的入学考试。但他再次申请,选择继续求学而不是放弃,最终他考上了那所大学。在工程学院里,没有人记得他的成绩:当1900年毕业时,他也没有获得任何工作机会。最后,他在瑞士伯尔尼的一家专利局得到了一个临时主管的职位他在那里工作了7年,并利用业余时间完成了自己第一篇关于相对论的文章,终于在1905年时获得了苏黎世大学的博士学位。然而,对于每位像爱因斯坦这样的人来说,很多人不顾他们领域内专家们的意见,浪费了数年的时间去追求并不适合自己的事业。而对于我们来说,听从专家对我们能力的鉴定是明智的,除非我们对一项事业充满热情,愿意承受挫折和失败。

当其他人与我们自己的意见有分歧时尤其是这样,这会带来另一种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至少应该考虑采纳他人的观点。我们对自己能力的看法比他人对我们能力的看法略微积极一些,尽管这并无什么大碍,但当分歧变大时,问题就会出现。

让我们来思考这样一个例子:人们会定期收到他人对自己能力的详细反馈,例如,大学教授在学期末会收到课程评估。与多数人一样,在我们系里,学生们必须通过几个维度对教授进行评估(例如,其整体教学效果),并详细评论他们对各个课程的看法。大多数教授对自己在课堂上的优点和缺点都非常了解,而课程评估是了解其他人(他们的学生)是否同意其看法的惟一机会。很明显,如果评估效果与教授自己的想法极不一致,那么反馈就会非常有用。如果琼斯教授( Professor Jones)认为自己才华横溢,整个学期学生上课都非常兴奋,而学生反馈上他的课是件十分痛苦的事情,那么很明显,琼斯需要改变他的自我理论和教学方法。这种差异尤其容易发生在新教师的身上,因为他们收到的对其能力看法的反馈并不多。

不过,经过多年教学后,大多数教授都会对自己教学的优缺点有一个非常深认识。如果课程评估结果与教授对课程效果的积极想象相一致,那么这些评结果或许是相当准确的,尽管存在过于倾向积极面这一嫌疑。在每个学期束时,课程评估对教授都有何用处呢?如果教授开设了一门新课程或正在尝试一种新的教学方法,那么课程评估就会非常有用。可是,假如他们对自

己的优缺点有深刻的认识,并继续设法改进,那么课程评估就不那么有用了其实,如果教授上课时认为教室里的每个学生都非常喜欢听他讲课,这样的授课效果可能比一边垂头丧气地讲课、一边想着“有些学生会感觉这堂课很无聊”要好很多。

或者考虑一下这个例子。我40岁时加入了一个男子高级棒球协会,这个协会仅限于30岁及30岁以上的人参加。协会里有一些相当有天赋的选手,包括些职业选手,或是大学时玩过棒球的人。遗憾的是,我们小组中没有这些人,大都是一些存在关节和肌肉功能障碍的高龄选手。

虽然我们获得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很显然,我的大多数队友还是有些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如果在我们小组内实施寄送节日贺卡的实验(前面提到过),我敢肯定,大多数人会惊讶地发现,队友们并不会像自己所认为的那样,认为自己是一名好球手。(我确信自己也不例外。)

定期自我反省,并互相探询对彼此能力的看法,这对我和我的队友来说有用吗?如果我们的自我理论有些不现实,以至于自己与教练总是意见不合,并质疑每场比赛的开球手或四分卫为什么不是自己,那么定期自我反省并互相探询对彼此能力的看法将会是有用的。然而,我们大多数人并非不清楚自己的技术水平(或缺乏对此的认识),而是坚持着我们比真实的自己更优秀的幻想。的确,如果我们所有人都了解自己的真实技术水平,我们可能会把球棒收起,然后回家。正是对人生的积极幻想,才使我们能在下场比赛中展示真实的自我。

虽然有时重大的人生决定利害攸关,而且在这些情况下积极幻想并非毫无危害,但如果我的一位队友深信他自己还可能参加职业比赛,并准备辞职前往协会选拔赛营地的话,那么,他应该去休息室对我们进行民意调查,看看那是否是一个好的职业选择。

在所有这些例子中,人们都会比其他人更积极地看待自己。尽管,人们对自己的看法往往有些夸大其词,有时又太消极,而这正是我们应该认真考虑采第九章从外部审视自我纳他人对我们看法的另一种情况

凯瑟琳·德克斯( Katherine Dirks)是弗吉尼亚大学的本科生,2011年时获得了著名的马歇尔奖学金( Marshall Scholarship),并在牛津大学进修了两年。德克斯取得了非常优异的学业成绩。她是弗吉尼亚大学两项著名的本科生奖学金,即杰弗逊( Jefferson)和艾克斯( Echols)奖学金的获得者她的各科成绩的平均学分绩点保持在39;她还是乌鸦协会( Raven Society,弗吉尼亚大学创建时间最久的荣誉组织)的主席。但是,一家报纸引用她的话说,她认为自己获得马歇尔奖学金的机会并不大,所以她决定放弃申请,直到两位教授说服了她。她听从了教授的意见,而不是依照自我理论行事,

实明这是件好事情。因此,有时候,我们应该接受他人对自己的评价,也要了解一些心理学知识。

为您推荐

@海南高考生 南方科技大学今年首次在琼招生

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4月1日消息(记者 黄婷 实习生 苏卓英)记者从4月1日召开的南方科技大学与海南重点高中校长座谈会上获悉,南科大自今年起首次在海南省开展综合

2021-04-03 13:38

高考英语阅读:直接怼是根本解决之道

假如我们很多年都不做高考英语阅读题,那么我们就只对高考英语阅读停留在想象之中。不但要做题,还要大量做题,才能发现问题和差距。 我想说的一个问题是过渡准备。就比如我自己,

2021-02-12 19:44

攻读第7本语法书,准备随心所欲渗透搞定语法

高中不如城里牛校,怎么办?笨鸟先飞,争取初中就搞完高中英语,高中最好不学英语了,最好不用和城里牛校比了。神庙水平不行怎么办?快速自我读书提高。 管你什么牛校牛师牛人,老子现在

2021-02-03 23:02

郝清杰:做学问的三种现象

 王国维(1877—1927)提出过做学问的三种境界,我也照葫芦画瓢,根据这么多年接触到的人和事,总结出了当今哲学社会科学领域作学问的三种有趣现象。  第一种现象:评上正高(级

2021-02-02 23:03

鸡娃不等于逼娃,真爱孩子不会逼孩子

我鸡娃最大弱点就是心软,太放纵孩子,时间抓不紧,强度不够。没法和衡水,长沙这种地方比,就是我自己比衡水和长沙的绝大多数家长都勤奋,比喜爸能勤奋10倍。。但是我那个娃没人家娃勤

2021-02-01 21:58

树叶从树上落下。正面和反面,哪一面先着地?

十一:树叶从树上落下。正面和反面,哪一面先着地?每年一度的学生作文大赛,都在年底组织学生进行。为了给每个学生充分展示的机会,你在不同的年级,都讲解了二十多道写作题。从小学到

2021-01-31 21:52

加载中...